欢迎访问:六月丁香综合缴情-6月丁香5月丁香开心婷-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捉逃兵

捉逃兵

时间:某一个夏天的晚上,深夜1点45分。

  地点:南部的一个营区。

  人物:一等兵阿贵和安全士官王小林下士。

  王小林说道:「喂!起床,不要再睡了,轮到你站哨了啊。」王小林班长在连上弟兄眼中算的上是一个好干部,可是这时的口气并不太好。不论是谁,在炎热的夏夜站上两个小时的安全士官且不停地被蚊子攻击,脾气都不会太好。

  阿贵说道:「好啦,再睡5分钟可以吗?」阿贵睡眼惺忪的,不想爬起床去站那累死人的卫兵。

  「不行,这是你第几次拖哨了?这一次再这样,我可要向值星官报告了。」王小林口气不耐的说,他对於阿贵这种行为是再也无法忍耐了。

  阿贵听到班长要向值星官反应,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起床,换装,站哨去了。

  换哨也是一种折磨,士官带卫兵去哨所,检查服务仪容、口令交接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动作,等到换完哨也流了一身汗了。

  阿贵心中实在是很不爽,自己为什么要来当兵?又没有自由也没有人权,真的很倒霉。「他妈的,等到那些讨人厌的干部休假出了营区门口,我就找人把他们通通打一顿。」阿贵幻想着要如何对付连上干部时,查哨官偷偷的从旁边过来喊道:「喂!站哨不好好站,在想什么?口令?」好梦活生生被打断,阿贵看到是查哨官来查哨,一时之间想不出口令是什么,说道:「报……告,好像是……是。是……」查哨官见阿贵无法答出口令,破口大骂:「阿兵哥,不会口令也敢来站哨啊?没关系,我先登记起来,明天再回报给你们连长。」接着也不听阿贵解释,头也不回的走了。

  阿贵想:「干,真衰。明天一定又会被惩处了。」想到这次如果被禁假的话,不知何时才能再休假了?一想到这,内心逃兵的念头油然而生了,心想:「对,逃兵算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与其在这里浪费宝贵人生,不如逃走算了。」看一下哨所附近四下无人,查哨官也已经走远了。就将自己装备全部卸下,再将外衣脱下放在蛇腹铁丝网上面,接着就翻墙消失在茫茫夜色中了。

  逃了三天,阿贵一直在朋友的住处藏匿,也不敢到处乱走,深怕被连上的干部找到,想等风头过了之后再去逍遥快活。但今天实在是耐不住无聊的日子,只好跑到附近便利商店买杂志来看,这时在对街看到了来捉他的辅导长和班长。

  其实阿贵逃兵也不是第一次逃了,他是那种别人口中的当兵当不完的家夥,前科也是战果辉煌,未满十六岁时就有杀人未遂、强奸的前科,更不要提十八岁以后了。当兵逃了又逃,单位也不知换了多少个,同梯的早当完兵了,他从二十岁当兵当到二十四岁还没有当完也算是一种个人纪录了。

  这次回役阿贵当兵当的比较久的原因,就是连上的辅导长是一个大美女,回想起那天辅导长许雅芳少尉到连上报到的情形,可说是轰动全连,谁都没有想到新来的辅导长是如此的漂亮。

  从此之后许雅芳就成为阿兵哥的军中情人,甚至是打手枪的性幻想对象,而阿贵更一直偷偷幻想可以将这个气质出众的女军官拉到无人之处上演一场强奸秀。

  但在军中这种愿望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阿贵根本找不到两人独处的机会。

  现在从上天掉下来想都想不到的运气出现了,那有不好好把握的道理。阿贵在脑中想了几遍的模拟状况演练,打定主意后。便故意对辅导长和班长叫喊:「我在这里,你们不是要捉我吗?快来啊。」见两人看向自己这边,接着拔脚就跑。

  许雅芳觉得真的是运气差到极点,好不容易从军校毕业,本以为可以分到高司单位穿军便服、轻轻松松上下班,没想到反而是同学纷纷到高司单位报到,在办公室里舒服地吹冷气。自己好死不死却分发到野战单位,又发生逃兵事件,在部队中发生了军纪事件。身为辅导长当然被长官狠狠地给刮了一顿,心中气愤不已,但也无可奈何,只好带着士官到营区外面找逃兵。

  想不到找没多久就看到那个逃兵阿贵在对街大喊,直觉就立即追上前去。但阿贵的体力好像是没有尽头一般,无论自己和王小林如何追,都只能看他越跑越远。

  许雅芳一心想捉到逃兵,压根就没有想到他们已经中了阿贵的诡计。

  不知不觉他们追阿贵追到了一栋废屋前面,正在犹豫不决,考虑是要先回连上找人帮忙,还是直接进去废屋捉人之时,王小林说:「辅导长,阿贵这家伙跑进了废屋,表示可能这三天他都躲在这附近。不如你用手机连络连队,让干部带人来捉他回去。」许雅芳也觉得这个方法不错,可是发现自己没有带上手机,便问:「糟糕,我忘了带手机,班长你有没有带?」王小林说:「我也没有,这里连一个公共电话都看不到,要是让阿贵跑了,就坏事了。」王小林担任安全士官,卫兵翻墙逃亡,连带着自己也受到惩处。所以眼见阿贵出现,如果可以抓到阿贵说不定可以减轻一点惩处。想不到在快要抓到之时,却没有电话可以连络连队。只好说:「这样吧,辅导长我先跑回去营区叫人,你在这边先看着。如果阿贵没有出来就在这等着,如果阿贵跑了就看他往那个方向跑,千万不要一个人追出去。」

  许雅芳说:「好吧,班长你先回去,我在这里看着。」虽然极不情愿孤身一人在这荒郊野地,但为了捉回逃兵,只好这样了。又像是不放心的补充一句:「你要快点回来。」

  阿贵在看到王小林班长走远之后,嘴角不由得翘了起来,得意地想:「想不到,我今天有艳福可以享受了。」偷偷地利用废屋的后门跑到了许雅芳身后的草丛里,许雅芳压根没有查觉到,只是一心注视着废屋,阿贵见时机成熟,突然跳出草丛一掌劈向许雅芳脖子的大动脉。许雅芳连哼都没哼,只觉得脖子一痛接着就不醒人事了。

  半个小时后,等王小林带着连上的干部来到废屋时,发现早已人去楼空,没有半个人影,连辅导长都不知去向。

  许雅芳觉得头痛欲裂,努力回想失去意识前的记忆,记得好像有人打了自己脖子一下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昏暗的灯光使得意识无法快速恢复。想要起来却突然发现自己手腕被绑在床上,成了一个大字形,上半身动弹不得,口中更是被塞入一团棉布。眼神环顾四周看到了一个人影从角落慢慢走出,雅芳看着越来越靠近的男人,赫然发觉是逃兵——阿贵。

  「嘿,嘿,嘿,辅导长没有想到吧。平日在部队面前神气活现的你,也会有这么一天。」阿贵边奸笑边走近许雅芳,使许雅芳不由得紧张起来,但却无法呼救,只好无奈的扭动身躯,希望可以挣脱捆绑在手部的束缚。

  阿贵两眼发直,紧盯着许雅芳,心想:「哇靠,平常穿着军服没有注意到,想不到辅导长的身材这么好,今天真的是赚到了,一定要好好玩透这美人。」逃兵逃了三天,期间害怕被警察、宪兵抓到的恐惧,让阿贵生理一直压抑着,可是这下子因为许雅芳,那股欲望全都释放出来了。

  见到许雅芳美好的身材在眼前不停的扭动,丰满的双峰轻轻晃动着,加上楚楚可怜的模样,彷佛都在吸引着眼前的男人,要他来恣意爱怜。阿贵那里还能克制自己的欲火,双眼像是冒火般似的,整个人跳上前去,紧紧抱着许雅芳,将许雅芳口中的棉布拿开,狠狠地吻上了许雅芳的红色菱形小嘴,同时双手隔着T恤轻抚着胸前那两团软肉。

  虽然经过了军校四年的洗礼,养成了独立的性格,但毕竟是个20岁的单纯少女碰到连作梦都不曾有的恐怖糟遇,面对力量强大的男人,许雅芳忘了要如何反抗,瞪大眼睛任由阿贵展开激烈的舌吻,无奈之下只能摆动着娇躯做出微弱反抗。

  「呜…呜…呜……」不断发出痛苦的声音,许雅芳无助的反应。让压在许雅芳身上的阿贵更加兴奋,胯下的男根已经高高耸立,在柔嫩大腿上左右磨擦。许雅芳感受到男人的象徵,从小到大没有遇过这种情景的她内心更加惶恐,努力摆脱阿贵的双唇,哭道:「求……求你,不…要…不要这样对我。」毫不理会许雅芳的恳求,阿贵用力一扯将T恤从中撕开,再将白色蕾丝胸罩扯下,富有弹性的白嫩乳房,彷佛挣脱束缚地跳了出来,中间小巧可爱的突起微微颤抖,美丽的上半身整个展现在男人面前。「啊!」受到粗暴对待,许雅芳惊呼一声,阿贵立即把头整个埋进双乳中间,只觉乳香扑鼻、幽然袭人直冲脑际,本能地伸出舌头舔舐着谷间汗水。

  「啊!不……行…呀……不可以这样…我求……求。你。」许雅芳受不了地喊道,不知觉地反抗力量慢慢消失了。

  阿贵转移目标到两座山峰,一口就含住那嫣红的顶端吸吮起来,右手肆意搓揉另一个山峰的乳珠,许雅芳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刺激,全身颤抖了起来,无意识轻吟着娇羞的话语:「呜…不要再……吸了……呜。那里…不行…啊!不要……吸。那里。」阿贵知道许雅芳已经接近崩溃,心想:「要更进一步打击,让她无法反抗。」念头一转双手便顺着滑腻白嫩肌肤向下移动,慢慢解开腰间牛仔裤钮扣并拉开拉链,脑中一片空白的许雅芳惊觉阿贵的动作,羞愤难当屈起双脚不让阿贵的企图得逞,哭道:「呜……不……我。再……也不……会追……你了…求…放。

  过…我。」差耻之下几乎泣不成声。经验老道的阿贵那容许雅芳抵抗,笑说:「来不及了辅导长,今天我会让你嚐一嚐做为女人的快乐,你放心我会很温柔。」随即抱起大腿向上抓着牛仔裤边缘,连同蕾丝内裤就一起脱下。面对无耻的男人,失去所有屏蔽的许雅芳绝望的想:「终於被脱光了!为什……么。?……是…我?」螓首侧向一边流下两行清泪,为自己的命运而悲伤。

  看着现在身上已经没有任何的衣物的辅导长,两颊红的像要滴出血般,在经过爱抚后雪白肌肤泛着一片粉红,白晳亮丽的大腿和稀疏的耻毛,真是无一不美。

  再也忍不住的阿贵,把许雅芳大腿分开,下身用力一顶,一鼓作气地进入许雅芳身体里。

  「鸣!……痛…」没有经过充分湿润的蜜道,第一次受到如此粗暴对待。感到撕裂般痛苦,许雅芳除了哭泣外,只能无力的喊叫了。

  「好……痛。啊,求求…你…啊……不……要再…进来……,我快要………痛……死。了。」昏暗的灯光下,女子美丽白晢的娇躯和精壮的身体紧密的结合在一起,构成了一副淫糜的画面。「噢…!真紧……,辅导长没……想……到你口…口声声说…不要,下面……却…紧咬……着我不…放呢。」感受蜜道异常紧窄而兴奋不已的阿贵,不停地摆动屁股,口中却依然羞辱着女军官。

  男子不断抽插下,许雅芳发觉痛苦已渐渐远离,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浮上心头,像是一团火焰在燃烧,粗壮的阴茎快速进出,带给全身神经强烈的快感。

  「嗯,不…要……啊!…好。舒…服…天啊!……好……热…」小嘴轻喘发出无意识的娇吟,柔软的乳房随着身体的摆动上下摇荡,两点嫣红在空中飞舞着,大腿不由得盘到腰间,用力夹紧好让男子的阴茎更深入蜜道。

  不知过了多久,「不…行。要…去了,啊!」阿贵精关失守。「嗯!」许雅芳闷哼一声,蜜道深处感到阵阵火热,纤腰高抬,双脚死命夹紧,霎时达到人生第一次高潮。两人拥抱良久,阿贵才不舍离开这迷人身躯。低头一看只见许雅芳蜜唇内外狠藉残红,全身微微颤抖,轻喘兰香,犹然沈溺於激情余波中。

  后记:阿贵逃亡三天终被辅导长抓回,因表示悔意,部队仅做出了轻微惩处「禁闭一个月」。阿贵在禁闭过后,便威胁许雅芳要将两人之事公开,迫使许雅芳不断地在营区废弃哨所、甚至是辅导长寝室里和阿贵做爱。许雅芳虽不情愿,但却屈服於淫威之下,无奈地配合阿贵,直至退伍。至於阿贵退伍后和许雅芳之间,那又是另一个故事。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被杀人犯强暴的女犯 下一篇:姨妈家的讨债人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